推广 热搜: 走在? 时光? 这是? 让我? 自己的? 遇见? 的人? 记忆? 的是? 有过?

夏之诱惑

?? ?? 日期:2019-05-22???? 浏览:93????评论:0????
核心提示:题记:暗暗的灯光下,她很美,美得很,真有一种诱惑力。但是弱水三千,我只能取一瓢饮(一)她是一个很年轻很年轻的女孩子,但她

题记:暗暗的灯光下,她很美,美得很,真有一种诱惑力。但是弱水三千,我只能取一瓢饮

(一)

她是一个很年轻很年轻的女孩子,但她是一个女孩子,她的长发纠缠不清地贴在颊上、颈上,因为汗的关系,她的薄衬衫也贴在她的身上,成为一体。她是这么地年轻,有太阳的光辉自她的双瞳中发出来,一种刺目的光辉。

珍珠替我介绍说:“这是我的小表妹,我们就叫她小鬼。”

我们坐在一桌吃早餐,她那种百般无聊是显而易见的。

她把一片吐司翻过来覆过去地看,然后摔在碟子上,睬也不睬它。

我看看珍珠,珍珠耸耸肩,站起来,我跟珍珠站到震台上去,她说:“这小女孩正在发育时期,像只怪物一样,她妈妈正在更年时期,也像只怪物,老怪物旅游去了,现在你暂时与小怪物相处三天。”

“珍珠,帮个忙,你就让我住到旅馆去好不好?”

“我不放心。”

“不放心什么?”我反问。

“旅馆里杂七杂八的女人最多,你是个最随便的男人,我走了三天,谁知道你会做出什么事来。”

“珍珠,那是十多年前的事了。”我微愠的说,“过去的事你饶了我好不好?谁没有一两件错事?”

珍珠的爱给我太多的压迫力。她爱我以全部,我报她以全部,她并不相信。她不但要我的昨日今日明日,还要我的心,我把心给她,她还要我的灵魂,女人都是这样的吧?还是只有美丽的珍珠如此?

下班已是下午了,我只觉得天气闷热。我淋了浴,洗了头,换上一条剪短的牛仔裤,坐在露台上看车如流水马如龙。不知道为什么,对我来说,黄昏永远是最最寂寞的。

有人在我身后开亮了灯,我转过头去。

那是珍珠的小表妹,她依墙站着,也穿一条剪短的牛仔裤,只是那条裤子实在短得可怕,腿是细长的,圆型的,结实的,少女的腿,晒得棕色。她的头发结成一条辫子,垂在脑后。她看着我。

“我不喜欢这露台上的风景,”她说,“实在太寂寞了。”

我非常吃惊她也有这样的想法。

(二)

“你真的与一个舞女同居过两年?”她好奇地问。

我点点头。那年我24岁。

“太幼稚了,24岁还做这种事,听说闹了很大的风波,差点不能毕业是不是?那舞女很厉害是不是?你是一时冲动?”她哈哈大笑。

隔了一会儿,她说:“带我出去喝杯东西,我一定乖,不给你惹麻烦。天这么热,夜这么早,我闷疯了。”

她真是个妖怪。是的,我也闷疯了。但是我要等珍珠的电话。

电话铃终于响了。我马上去接,东京长途电话。珍珠只说了几句话,叫我早点睡。

我把话筒放下,说:“穿衣服,咱们去喝些东西。” 她马上笑,跳起来,我们就这么出去了。

我开车到了郊外的小酒馆。她靠在我身边。胸脯是小小的,但是很有弹性,靠在我肩膀上,提醒我是个男人。我身边的小妖精说:“如果你要吻我,那是可以的。”

我并没有吻她,我倾慕的只是她的青春,不是她的肉体,我还没有鄙劣到那种程度,我有过太多的女人,反而经得起考验。

她有点失望吧,连我都有点失望,以前,以前正如珍珠所说的,只要我有那种欲望,只要是过得去的女人——但现在我是个有名气有地位的中年人了。

“表姐小时候比我还要疯,你知道吗?”她问。

我冷静地答:“那我们正好是一对了。”

她叹了一口气,“我从没见过像你这么漂亮的男人,唐。”

(三)

那夜回到家中,我把房门重重地下了锁,我怕这个小女孩子,我怕她会进来。睡到半夜,她在敲门,我故意作听不见。她太离谱了,这女孩子,非要她父母好好地管管她不可,真是太离谱了。

门越敲越响,终于停止了。可是我没想到浴室是两间房间通用的,她竟然从那里过来了,穿着极薄的睡衣。我非常地愤怒,冷冷地说:“离开我的睡房,马上。”

“为什么?因为我不美丽?”她问。

“因为我尊重你,如果你以为有大把男人陪睡觉的就是美女,你就大错特错了。离开这间房间。如果你不走,我走!”

“唐,我喜欢你。”

“小鬼,我也喜欢你。看,我们要做好几十年的亲戚呢。回你自己房中,好好地睡,OK?”

她站在黯黯的灯下,还真有一种诱惑力。她很美,美得很,但是我想通了一条道理,弱水三千,我只能取一瓢饮。

她咬咬指甲,“你非常地爱她,是不是?”她问,“所以你从一个浪子变了一个君子。”

“不是爱,是年纪。你不会明白的。将来,将来你会懂。”

“我永远不会懂。”她说,“但这不是因为我不够美,对不对?告诉我,我长得美。”

她终于离开了。我松一口气。夏天的夜,开着窗户,风吹着树叶,每一下树叶的摇动,都似一个女人半夜叹息转侧的声音,柔轻的手臂搭过来,有时候碰得到我……没想到,夏日的诱惑让我想起了那么多往事。恍惚中,回到了在加州的岁月,与一个女孩子相处了三个月后,她要嫁我,我不肯娶她,我说:“你走吧。”

她哭。眼泪淌了一脸,无声无息。当时我觉得她毫不潇洒漂亮,见了男人就要嫁。她跪在我面前,眼泪没有使我心动,我见过太多的眼泪。如果是现在,我会娶她,只单单为那眼泪里的爱意,但那时,我把她送走了。

她的眼泪现在都化为珍珠,化为珍珠。

(四)

第二天我去接珍珠的时候,小鬼头穿着条破得不能再破的牛仔裤出来,嘴巴嚼口香糖,“表姐是有福气的。你认为我会嫁到你这么好的人吗?”

我苦笑说:“五年前碰见我,我还是个最坏的丈夫,但是现在,现在不一样。时间才是缘分,不是人,明白吗?”

她不会明白的。

开车到机场,把车停好。

到花店买了三打玫瑰花。我那么想见珍珠,想得不合情理。

我老远就看到了珍珠,她的皮肤永远是牛奶色的,她不爱晒太阳,她的化妆比别人都淡,身材比别人都高。她戴着一顶宽边细草帽,姿势美妙地向我这边走过来,但是却没有看到我。

我忽然叫:“珍珠!”

她脸转过来。我奔上去,握住她的手。“珍珠。”

“唐,你真的来了?唐,你怎么啦?”她问。“我想你。”我说。我额上冒着汗,“我想你。”

她诧异。但是她明白,我们默默地拉着手。

众模特儿过来取笑,挤眉弄眼,打听吃喜酒的日子。我挽起珍珠的化妆箱,把她拉出人群。

在车上,她问我:“这几天你乖不乖?”

“一点也不乖,尽在想别人。”我温和地说。

“唐,生命太短。”她的头靠在我肩膀上,“能够爱就要爱,不能够爱不要辜负别人的爱。”

爱是一个礼盒包,若不能接受,应该原璧奉还。若果可以接受,应该好好保存,为何我要活到第36年,才发现这个真理?

“我爱你,珍珠。”我说。

“我相信你,唐。我很幸运,我在你心智成熟的时候遇见了你,”她笑,“现在你经得起诱惑了。”

不不,珍珠,不是诱惑,是良知。是良知,珍珠。

?
?
更多>相关日志
最新伤感日志
0相关评论

推荐图文
推荐日志
点击排行
石榴斋文学网 ?|? 亚博体育官方入口 ?|? 亚博体育 不给钱 ?|? yabo88亚博app ?|? 网站地图 ?|? 排名推广 ?|? 广告服务 ?|? 网站留言 ?|? RSS订阅 ?|? 违规举报
?